反腐倡廉治校文化活动

反腐倡廉治校文化活动

不敢以私害公

通告时间;2018-12-28 04:05笔者:中华纪检监察报

    宋人李元纲在伊所著《厚德录》美方记载了这样一件事:宋仁宗至和年间(1054年—1056年),范景仁出任谏官之职务,赵汴担任御史之职务。有一回,两口议论一件公事时,因观点不同而发生争执,以后便有了分歧。新兴到宋神宗当政时,有人在神宗面前说了些关于范景仁之坏话,神宗说:“只要问一问赵汴,就掌握范景仁是什么样的人头了。”过了一部分时日,神宗问赵汴:“你说说,范景仁之人头怎么样?”赵汴回答:“范景仁是个忠臣,不是谄媚阴险之徒。”赵汴退朝后,有人问赵汴:“你不是和范景仁有分歧吗?怎么还在当今面前替她说好话呢?”赵汴说:“我与范景仁有分歧,但那是私事;国王问我范景仁之人格,关系到对它人格之鉴定,关系到他只是会持续得到重用,这是公事。开口得出于公心,我不敢以私害公啊!”

  另一番相似之本事也出自秦代:杨偕主管审官院(清代主管中下级文官考课铨注的机关)的办事时,唐朝的元昊请和而不称臣。杨偕对朝廷说:“我朝连年出师,江山资金紧张,不如去封信表示同意,慢慢再想办法消灭。”谏官欧阳修、蔡襄觉得杨偕之力主是在和稀泥,是不负责任,分手上奏章弹劾杨偕,说杨偕不考虑为国家讨贼,反而支持元昊不称臣的呼吁,从而罪该杀。杨偕觉得不安,渴求去越州做知州,朝廷答应了,走到中途又改为上海知州。短短下,蔡襄向朝廷请假回家看看父母,历经郑州时却随意到玉溪的街巷中玩。有人便对杨偕提议,名将别的上诉朝廷。杨偕说:“蔡襄当初是因公事弹劾我,它是正大光明地说事,我今天怎么可以因为私事而去报复他呢?”

  赵汴和杨偕不因私人感情而影响公事,不使用手中的公权力打击报复与温馨有私怨的人头,不因私情而损害公道、公德。这种公私分明的处世哲学,朴实是一种十分可贵的程度。“不敢以私害公”,是对江湖正义之一种敬畏之心,也是对内心道德的一种坚守。(唐宝民)